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  光伏电站并购主力“哑火” “垂...
光伏电站并购主力“哑火” “垂直一体化”企业何去何从?
2019-11-14 21:29:48
摘要:尽管有此前超日太阳能因为走垂直一体化而导致资金链断裂的教训,但从实际来看,国内的光伏制造业企业仍然在玩这种“刀口舔血”的游戏。最近出炉的一份统计数据,对相关企业来说可不是个好兆头。

    能源新闻网讯 尽管有此前超日太阳能因为走垂直一体化而导致资金链断裂的教训,但从实际来看,国内的光伏制造业企业仍然在玩这种“刀口舔血”的游戏。最近出炉的一份统计数据,对相关企业来说可不是个好兆头。

电站.jpg

    来自专业服务于电力交易和电力产业的大数据平台——电易汇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国内光伏电站的累计交易量约为1600MW,与2018年的全年的3741MW交易量相比,交易规模减少了2141MW,降幅达到57.23%。

    “从相关数据来看,背后的原因也显而易见,几大专业的光伏电站运营商受资金链因素掣肘,其电站持量已经接近极限,不仅不再收购新的光伏电站,且已开始出售自身持有的光伏电站。换句更通俗的话来说,原来的主力买家,现在摇身一变,成为了卖家,这一点在协鑫新能源、熊猫绿能、江山控股等公司上体现得均较为明显。”电易汇光伏业分析师张亦博表示,受此影响最大的可能是那些垂直一体化的光伏企业,对于这些企业而言,组件产能扩张很大一部分需要靠自身投资电站或者是EPC来消化维持。因此,如果电站转让方面出现问题,这些企业的组件销售收入和整体收入都将受到很大影响。

    报告指出,光伏电站收购的主体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专业的光伏电站运营商,代表者有协鑫新能源、北控清洁能源、江山控股等;二是常规的火电、水电发电企业,诸如上海电力、吉电股份、国投电力等,第三类则是专业的投资基金。

    据电易汇所作统计,2019年前三季度,常规发电企业的收购规模约为560MW,占报告期内总交易量的比例为34.99%,专业电站运营商的收购规模为240.00 MW,占比为14.89%,投资基金的收购规模为763.90 MW,占比47.39%。

    “就收购主体的分类来看,最为明显的变化是,专业电站运营商的收购量明显下降,在2016、2017年,其收购量在电站总收购量中占比均为50%左右,但从2018年以后,收购规模开始走下坡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投资基金的收购规模大幅上升,这点在2019年表现的尤为明显。但投资基金能否延续这一收购态势,还要依赖于具体的资本运作能力,带有一定偶发性。”

    具体而言,2019年前三季度,排名靠前的光伏电站买家有投资机构-上海榕耀新能源,规模680兆瓦,占比42%;国投电力240兆瓦,占比15%;协鑫新能源,170兆瓦,占比10.55%;其后还包括中国电力、新华水电等。

十大买主.png

表:2019年前三季度前十大光伏电站买主    单位:兆瓦

在光伏电站卖主方面,协鑫新能源以917兆瓦的规模拔得头筹,紧随其后的有江山控股、熊猫绿能等。

十大卖主.png

表:2019年前三季度前十大光伏电站卖主     单位:兆瓦

    报告还显示,类似协鑫新能源、北控清洁能源等专业的电站运营商,在大规模收购电站的同时,也开始转让一些电站的全部或者部分股权。此举或有两方面意图,一是缓解现金流压力,另外一个可能是出于会计手法上的处理,许多电站通过出让控股权后,就不必再作为子公司并表,将缓解财务指标上面临的压力。

    就不同省份的光伏电站而言,由于受到光照资源、电力消纳、土地成本等不同因素影响,各地光伏电站的收益率肯定也有所不同。对于一些上市公司收购的电站来源地的分析,可能会带来一个大概的参考,即从上市公司以及投资者的角度,哪些省份的光伏电站投资回报率更值得接受。

    根据近三年的项目收购统计数据来看,被收购电站的第一大来源地是江苏,被收购容量为1200MW,在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