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漳泽电力卖亏损资产“止血”加码...
漳泽电力卖亏损资产“止血”加码新能源谋转型
2013-01-11 12:33:07
摘要:山西漳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是山西最大的发电企业。目前,由于火电主业难振,漳泽电力正通过布局新能源产业等途径谋求转型。

山西漳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漳泽电力”,000767.SZ)是山西最大的发电企业。目前,由于火电主业难振,漳泽电力正通过布局新能源产业等途径谋求转型。

  在“市场煤、计划电”格局一时难以改变的当下,继2016年净利润大幅下滑,2017年亏损逾10亿元之后,漳泽电力在2108年上半年实现扭亏为盈。但值得指出的是,今年上半年,漳泽电力通过转让蒲洲发电分公司(以下简称“蒲洲发电”)全部资产及负债而获益8.99亿元。

  继上述“止血”行动之后,漳泽电力还通过处置资产为新能源布局拓展“钱路”。近日,该公司将其持有的同煤漳泽(上海)融资租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同煤漳泽上海租赁”)32%股权以6.25亿元交易价格协议转让给公司的控股股东大同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同煤集团”),预计将从中获利1.7亿元。

  但漳泽电力公告显示,其因未按规定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被山西证监局责令改正,其中就涉及对同煤漳泽上海租赁的委托贷款事宜。

  对于上述事宜,2018年9月20日,漳泽电力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处置上述资产意在盘活公司存量资产,优化股权结构。至于会不会因为山西证监局向漳泽电力下发整改通知书,而导致同煤漳泽上海租赁股权转让事宜生变。漳泽电力方面表示,以公告为主,不便置评。

  处置资产拓宽“钱路”

  作为一家以火电为主营业务的能源上市公司,漳泽电力旗下多个公司的业绩正随着煤价的飙高而下滑。

  “既然有‘加法’,就应该也有‘减法’。”漳泽电力一位要求匿名的内部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公司目前的主营业务依然是火力发电,其所属全资分公司有4个,分别为漳泽发电分公司,河津发电分公司,蒲洲发电分公司,内蒙古分公司,同时还有3个控股公司以及多个参股公司。

  近年来,随着煤价的不断上涨,发电企业利润越来越薄,甚至出现亏损。以蒲州发电分公司为例,目前已经严重的资不抵债,且连年亏损,成为上市公司的主要亏损点。

  上述漳泽电力内部人士认为,漳泽电力剥离蒲洲发电有利于提振上市公司的业绩水平。

  依据漳泽电力转让蒲洲发电股权的相关公告显示,后者从2016年开始业绩出现明显下滑,在当年亏损1.27亿元之后,2017年再次出现亏损逾2亿元。业绩接连亏损,导致蒲洲发电资不抵债。截至2017年10月,蒲洲发电总资产评估价值为16.30亿元,总负债评估价值为28.35亿元,净资产评估价值为-12.04亿元。

  上述公告显示,蒲洲发电最终的出售价格定为1元。即便如此,漳泽电力依然公告称,交易完成之后,获益约8.99亿元。

  “剥离蒲洲发电只是漳泽电力‘止血’的第一步,后期会继续剥离那些资不抵债的资产。”上述漳泽电力内部人士表示,如果煤价不降,甚至继续上涨,会加大火电企业的亏损。

  山西临汾热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汾热电”)为漳泽电力旗下控股子公司,其目前如同蒲洲发电一样,资不抵债,亟待出售。在2017年岁末,漳泽电力曾有意将临汾热电50%股权以“1元”的价格转让给大股东同煤集团旗下的电力能源,然而,未获得股东大会通过。

  据上述人士透露,临汾热电资产会继续转让,转让成功之后将为漳泽电力带来约4亿元的收益。

  记者了解到,除了出售亏损资产之外,漳泽电力亦有优质资产出售。2018年9月13日,漳泽电力公告称,拟将同煤漳泽上海租赁32%的股权转让给同煤集团,转让价约6.25亿元,预计获利1.71亿元。

  记者梳理发现,关于同煤漳泽上海租赁公司的股权转让并非首次。在2017年,漳泽电力曾将同煤漳泽上海租赁20%的股权转让给“同门兄弟”大同煤业,作价为5.13亿元。

  如果同煤漳泽上海租赁52%的股权全部转让,将为漳泽电力带来3.36亿元的投资收益。

  但在9月18日晚间,漳泽电力因未按规定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以及关联担保事项未及时履行决策审批程序,被山西证监局责令改正,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而这其中就涉及对同煤漳泽上海租赁的委托贷款和其他贷款本息及担保形成了约7.34亿元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以及28.87亿元的关联担保披露不及时、不准确。

  “处置资产,能解决一时的问题,但是解决不了长期困难。”泽章电力总经理办公室一位高管向记者表示,由于公司没有煤矿资源,所以高煤价下只能亏损,即便如此,公司也一直在优化主业,未来有可能加大开拓省外市场。

  转型要有钱

  “这两年要说企业转型,手里没有一点钱是不行的,即便是投资少,收益大,也需要手头上有资金。”上述漳泽电力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漳泽电力寻求转型并非近两年才提出的,目前新能源已经成为公司的利润增长点。

  据漳泽电力2018年半年报显示,2018年1至6月份,该公司光伏电力收入约为2.85亿元,同比增长113.43%,毛利率57.52%;风电电力收入约1.83亿元,同比增长100.37%,毛利率69.86%。

  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漳泽电力在布局新能源方面动作频频。在2018年7月份,漳泽电力继续加大风力发电投资,拟由新能源公司斥资约8.22亿元投资建设织女泉风电四期99.5MW风电项目。据了解,织女泉风电场规划共分四期进行建设,目前,一、二、三期已经建成并且投产,带来了较好的投资回报。对此,漳泽电力认为,投资建设织女泉风电四期工程,可进一步利用当地优质的风电资源,扩大管控规模效应,形成新的利润增长点。

  另外,本报记者从同煤集团获悉,目前同煤集团也正在积极布局新能源产业,而该集团所有风电项目均由漳泽电力开发运营。据悉,漳泽电力已经建设完成并网发电的织女泉前三期工程,总装机容量已达149.5MW,发电量达到3.4954亿千瓦时。

  也正是由于布局新能源项目,漳泽电力正忙于四处“筹钱”。在最近的一次对外担保中,该公司为旗下控股子公司山阴风电公司向国开行申请项目贷款6.56亿元,漳泽电力提供了本息全额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

  除此之外,在2015年1月,漳泽电力曾拟不低于5.32元/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56015.03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9.8亿元。募投项目多数为新能源项目,包括绛县陈村富家山风电场一期(100MW)工程项目、新建龙溪镇30MW光伏发电项目、和丰100MW光伏发电项目、阿克陶县40MW光伏并网发电项目。同年11月,漳泽电力还以10亿元对全资子公司新能源公司进行增资,意在助力其新能源产业的快速发展,进一步培育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不过,有券商分析师认为,漳泽电力目前仍然以火电业务为主业,即便有意向风电、光伏等新能源转型,也不应该荒废主业,而应该通过降本增效,逐步恢复盈利,而不是一味地剥离这些眼下亏损的资产。未来一旦煤价下降,火电企业盈利将立竿见影,而新能源也将随着国家补贴政策的不断收紧,利润逐渐趋向市场化。

  其中,风电已经明确2018年规划建设范围内的新核准陆上集中式风电和海上风电将通过市场竞争式配置确定电价,而不再执行标杆电价。至于光伏行业,在今年6月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暂停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指标、严控分布式光伏规模,并将新投运项目上网电价统一降低0.05元/千瓦时。

  “新能源相关政策已经注意到了,会对公司产业布局形成影响,但是不会因为政策的变化而停止项目,只不过会加强项目筛选。”漳泽电力方面向记者表示,既然做新能源,就有对政策变化的考量,因此,公司对既有的新能源布局不会改变。

太阳能会展
太阳能企业